行走在陌生的旅途

  时间会抚平心灵的伤口,远方的风景会涤荡灵魂,行走在陌生的旅途上,新的世界会纷至沓来,然后在某个路口邂逅最初的自己,获得新生。   这点感悟是我几年来开车奔波在祖国各地时所得。   开车天南地北地奔波,会有意想不到的乐趣,能尝到地方特色小吃;听闻到当地风土人情、奇闻怪事,还可以饱览美景,也许这正是上帝对人的公正赏罚吧。   一些美景赐我片刻的舒爽愉悦,但只有在枯燥的商旅中陡然铺展开来的壮阔的新奇的画面,震撼我的心灵才能始终盘旋在我脑际。   我第一次去陕西时,是七月,天气炎热,车至少华山脚下,向西北眺望,黄土高原一马平川,直达天际。大地上,玉米嫩绿,葱绿的树木茂盛,汇成绿色的海,掩没了沟沟壑壑万千村镇。天出奇的低,仿佛站在少华山顶,就能摸到云彩。北面,天与地相合,如一口大锅盖着大地,我无端地想起祖母说过的故事:三岁娃,走天边……天边就在眼前!一派鸿蒙开天劈地的景象,天地间仿佛独留我一人。   晚上,我打电话给儿子,叮嘱他长大了一定要到陕西来看看。   世间的风景像美女,有不同的风韵。有次带妻子向辽宁进发,路过烟台大学,绿树掩隐的烟台大学对面,有一片金色的沙滩,连着蔚蓝色的大海。一下子吸引住了我,顾不得赶路,停车靠边,邀妻下车,奔向海滩。   这片沙滩平坦沙软,米黄色细沙,洁净纯粹均匀,一脚踩上去,又麻又痒,特别舒服,像扑进母亲的怀抱,遂想打滚或者躺着。海浪轻拍着海岸,清澈的海水退去,显出各种玲珑奇巧的贝壳和晶莹闪亮的矶珠海石。妻子怀着丘陵地带的人对大海无限的好奇,直奔大海,双脚插进海水,正是天凉时节,不然,她一定会扑进大海。我眺望平静的大海,海无边,远处雾气濛濛,海像一位美丽的女神,披着薄衫,睡着了,鼻息均匀,蓝色的头发在微风吹拂下,轻摆摇曳。妻像一个天真无邪的小孩欢快地捡拾彩色贝壳,嘴里啧啧陈奇,并念叨着:下次一定带儿子来。于是,我幻想着,我们一家三口,在沙滩上玩耍的情景。大自然鬼斧神工地塑造这么多美景,留给人类饱览,真是做人的福气!   对于在枯燥乏味的生活中的人;对于在失恋中痛不欲生的人;对于在事业失败后绝望轻生的人;对于郁郁寡欢意志消沉的人,断然不知道,世间还有许多,能让他们脱胎换骨的,消融一切消极情绪的地方,就像落寞的人陡然参加一场欢乐的盛宴,失败的人意外峰回路转,柳暗花明。人生难免会遇到貌似的绝境。如果有人觉得生活没有趣味,没有意义,不妨从喧嚣拥挤的社会中退出,背个包,投入辽远的清静世界,一路走一路看一路玩,上苍不会亏待人的,甚至可能献上奇幻的景像。   有一年,我开车在湖南西南部的崇山峻岭中向西飞驰。一路青山绿水,仿佛穿越到原古时代。人迹罕至的山腰间,吊脚木楼若隐若现,让人感觉到了宋朝。我愉悦地欣赏着壮丽的风景。忽然,车子下坡俯冲,我抬头向西仰望,惊呆了!一幅无比壮阔的景像出现在我车窗前:广阔的天空中,祥云朵朵,明媚的阳光从云缝间,泻下金色的透明的光芒,如瀑布般,落入起伏的群峰中。无比绚丽的云彩,好似天庭的前院花园。我仿佛能听见仙乐飘飘,能看见着彩色战袍的顺风耳和千里眼。悠然间,我感觉只要我愿意我就能飞到那里去。   人只有陡然进入一个新的时空,才会有意外的奇特的人生体验。   有一次,我从喧嚣繁杂的大冶市开车出发,穿过几座小镇,翻过几道山梁,到达三溪镇境内,眼前出现一幅如同世外的山村画卷,青竹、古树、田野、小山……一座座宫殿式的洋楼散落在杂树林中,半隐半现。楼前,三两女人沏一壶茶闲坐细语,慵懒而惬意地沐浴柔美的阳光。村前,池静溪缓,一片田野绕村围山,一派宁静安详景象。远离尘嚣,镀着亘古未变的色调的田园风光是我的最爱,我贪婪地眺望,幻想着在此安家落户,颐养天年,一种愉悦在心里立刻扩散开来。   飞上高速,在山间飞驰,一首美妙动感的歌曲,在车内带动着空气分子,以及我身体的每个细胞,每条思绪,每缕心情一起快乐地跳舞。从一条昏暗的隧道飞出,眼前豁然开朗,广邈的天地间,数座小山远近有致,俯瞰山下,山谷间,大片留茬灰黄田野阒无人迹。时间到此,悠悠的,如一种粘稠液体,好似静止。冥冥之中的主宰随意挥洒色调,红树黄叶在山林间,层染点缀。初冬的斜阳,落下橘色光辉,在大地上,万物就如此地唯美动人,每座山,每棵树,每栋楼,……甚至每片叶,每棵草,一滴水……都是那么地充满写意。   身体在空间飞驰,视野在不断变换,心灵跟随视线在广阔的天空自由而轻盈地飞翔,一种从狭窄牢笼逃脱,飞向无限自由的兴奋和快慰,暖遍全身,在我脑海中快速结出一颗果子——“极致人生”!   几年来,我去的最远的地方是边陲城市——丹东市。   暑气蒸腾的八月里,我驾驶满载货物的面包车带着我舅子,一路北上,推销汽配,经过十六到达鸭绿江畔。我们迫不及待地扶栏眺望神秘的朝鲜,滚滚江水奔海而去,对岸,澄澈蔚蓝的天空下,丘陵起伏,满眼玉米地,绿海之中,只有一座铁塔高耸,形如窑厂的烟囱。   翌日,我和舅子坐着旅游大巴盘山而上,到达抗美援朝纪念馆。纪念馆前的广场上,展示朝鲜战争时期的各种武器装备,有战斗机,坦克,榴弹炮,高射炮,机关枪……   馆内展示的珍贵文物有志愿军战士用过的各种刀具,武器,生活用品。   中午,大巴沿着鸭绿江西岸向东北方向前行,一路可以看到江东朝鲜的山地、庄稼地和将军别墅。导游沿途指虎头山长城、鸭绿江最窄的地方——一步跨、直志愿军过鸭绿江的木桥。   午后,我们坐着游船冲进江心,顺流而下,一座江心洲把鸭绿江一分为二,我们进了朝鲜内河。   一会儿,船行驶到一个朝鲜码头,几个士兵正在船上维修。   “你们看!那是朝鲜的女兵”,导游指着我们向一座两层建筑物望去,二楼的走廊里,一位娇小妖娆的女兵扭动着腰身,亦步亦趋中流露出万种风情,毫无中国铿锵玫瑰的英姿飒爽。   船像箭一般行驶。在一处平静的江面上,有位老妪站在清水中,弯腰漂洗衣物,身后的沙滩上有四个小孩子,在玩耍。一个小女孩走进浅水里,弯腰,掬起一捧水,做出让我惊讶的动作——喝了,如此重复,喝了三口。此举不由得让我想起儿时喝塘里的水情形。   游船结束,我们上断桥,借用望远镜望去,江边有七八个青年男人在凫水,一派悠然自乐的样子,仿佛是世外桃源,心里对他们悠闲自在的生活,充满好奇和向往。   晚上,我们在鸭绿江畔游玩,街上灯火通明,林立的高楼灯光辉煌,像一座堆满珠光宝气的金山,而对面一片黑暗,几盏昏暗的灯火,寥若晨星。这边人来人往,喧嚣繁华,活力四射。我们走进一家街角的老字号商店,商品花样繁多,精美别致,特别吸引我的是做工精细考究的化妆镜子,镶嵌着珠宝翡翠玛瑙,古香古色,美轮美奂。还有女人用的钱包,独具朝鲜风格,让我爱不释手,挑了一个,买下。没有找到上次和妻子一起吃的韩国铁板烤肉,有些遗憾。   记得第一次到丹东,我和妻子住宿旅馆附近,有两家铁板烧排挡,菜品丰富,有肉类、鱼类,切洗干净,摆放齐整,有各种特制调料。我和妻子选了牛肉和豆腐。桌上放着长方形铁板锅,浇上油,烧热,夹牛肉,添作料,锅里烧的滋滋响,散出的香气让人垂涎欲滴。牛肉烤至焦黄,沾上芝麻酱,放入嘴里细嚼,感觉是世间绝顶美味。两人忘记时光流逝,一边品尝美食,一边温言柔语地聊天,在烟火氤氲之中,享受世间的幸福,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啊!。   走天涯,有吃不完的美食,赏不完的美景;走天涯,心灵不断感受新鲜和意外,源源不断地注入新的力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