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上天能让我们活下去,那么这些小情话,我都要告诉你

海风在我的耳边呼啸。 这一刻,我多么想抱住你,让你不要有恐惧。 我知道,生,我不是你最爱的人;甚至,死,我都不是那个你希望陪你死的人。 爱人啊,在这一刻,让我给你说说这些情话好吗? 那个女人啊,她用16年让你爱上,那我就陪你用60年忘记。 那时候,我们都老了。 一切纷扰都已不再重要。 什么最爱?什么唯一? 都不在重要。 流年定格了彼此。 我75, 你76。 我已老年痴呆,而你早已头发花白。 你可以很骄傲地对小重孙说,瞧,你外婆那个傻老太太追了我一辈子…… 可你外公心里啊,一直还偷偷藏着另一个人. 我不会计较的,老头子。 我只会咧着掉光了牙齿的嘴巴笑。 因为那个陪在你身边一辈子,保护你,照顾你的人,是我。 可我会吃醋的,老公。 虽然已昏昏老矣,分不清眼前的你是我叔还是我爸。 我还会和小重孙一起随地捣乱,让你着急让你气。 或者让小重孙推着轮椅上的我,拿着拐棍,找隔壁那个也是75了还对你不死心的老太婆干仗决斗。 如果她的老公帮她揍我,老头子,你也要来帮我啊。 . . . . . . 如果上天能让我们活下去,那么这些小情话,我都要告诉你.